彭德怀之死:火化费从“工资”中扣除[图]
分享到:

 身患癌症的彭德怀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治疗,受尽病痛的折磨。1974年7月21日,由于癌细胞扩散,痛得在地上打滚,也没有人来关心他。他朝着门外的卫兵大声地喊:“警卫战士,疼得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,我实在忍受不了了,你帮我打一枪吧!”

   1959年庐山会议后,彭德怀元帅在中国政坛上消失了。《1965年后的彭德怀》(沈国凡著,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)记述了彭德怀在1965年9月被毛泽东点名、并秘密任命为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之后,顾全大局、忍辱负重地艰苦工作,特别是“文革”中受尽摧残,用生命作了最后抗争的人生历程。本文摘自该书。
  
点击查看原图


  《1965年后的彭德怀》封面 文/沈国凡

  从肉体到精神都备受摧残的彭德怀躺在牢房的木床上,翻来覆去不能入睡。

  据北京卫戍区监护日志记载:

  1971年8月8日

  (彭德怀)在桌子上哭了起来,睡了没有两分钟,睁大眼睛思考着,一会儿眼泪又涌了出来,过了一会儿又哭起来。

  1971年8月18日

  上午听说提审(彭德怀)就流泪。

  1972年11月22日

  (彭德怀)躺床上哭了一小时。

  当林彪坠毁于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之后,专案组于1972年1月8日向他宣布林彪反党事件,让其揭发交代林彪的问题时,彭德怀并没有因为林彪曾经对自己进行过迫害,就随便地进行“揭发”,而是冷静地说:“不要着急。四五十年前的事,一下子想不起来,慢慢地回忆回忆。”

  当专案组说他不老实,在包庇林彪时,他坦率地说:“脑子受了刺激,思想总感到不痛快。”

  1972年6月9日,专案组再次逼彭德怀写林彪与高岗在东北时的材料,彭德怀说:“我当年没有在东北与他们共事,我不清楚。”

  1972年6月11日,彭德怀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,就说:“给我钢笔,我想起一点就写一点。高岗、林彪都是反革命。还有彭德怀。”

  1972年8月23日专案组正式向彭德怀传达了中发[1971]57号有关“粉碎林彪反党集团”的文件。听后彭德怀说:“打电话给周总理,……我有意见……叫周恩来总理亲自参加这件审查。请打电话给周恩来总理、董(必武)副主席,叫他们来亲自审我,我不活了。”

  当然,自从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这许多年,彭德怀大都被囚禁,因此对于当时国内外复杂的斗争了解得也不够全面,对一些问题上的看法也不一定全对,也可能是错误的。但他身陷逆境,已是百罪莫赎死有余辜,对于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,却在此时敢于秉公直言,提出自己的看法,这也显示了他不计个人恩仇,直言极谏的性格。

  这期间,彭德怀被关押在北京卫戍区里,每天接受批判和批斗。1973年春,八年的铁窗生活和无情折磨,彭德怀患了直肠癌。

  铁汉一般的彭德怀终于被林彪、“四人帮”整垮了。他每天很少进食,大便出血,身体完全虚脱,由于癌细胞不断地扩散,他的身上疼痛难忍。躺在牢房的木床上,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叫声。

  监护点联系送阜外医院,医院方一听这个名字,就不肯接受。

  接着又联系卫戍区第一师医院,又同样遭到了拒绝。

  直到大出血的第七天晚上,周恩来知道后立刻指示,转到解放军301医院。

  到了这里,彭德怀的境遇并未得到改变,在一间阴冷潮湿的病房里,门窗紧闭着,玻璃上还糊了一层纸,照不进一缕阳光。他被限制了活动,不准写字,不准听广播。除了书籍外,空旷和死一般的寂静终日伴随着他。

  彭德怀让医生将窗子上的纸撕下来,以便病室里亮一点,可是却遭到了拒绝。

  彭德怀大怒,拍着桌子吼道:“我不是什么145,我是庐山上的那个彭德怀!生病了,住院了,不能动了,你们还不放心?”

  原来,为了对外保密,对于彭德怀所住的十四病室第五床,改称145,不准医生和任何人喊他的名字。同时,还将他屋子的窗户全部用报纸糊上,以免外面能看到里面,也防止彭德怀看到外面。

  他感到心在疼,痛苦地说:“住在这里比月婆子还难受,还不如将我押回去住监狱。”

  1974年夏天,他不幸又患左侧偏瘫,连坐都坐不起来了。

  彭梅魁、彭正祥、彭康白和彭钢在《泪水沾湿的回忆》一文中写道:“当我们去看望您时,您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有坐起来,您躺在床上悲怆地喊道:‘这怎么办,这怎么办?我瘫了,自己不能料理自己了,可我的案子还没有搞清楚呀!’”彭德怀嘱咐侄儿女们:“我死后,把我的骨灰埋在地下,上面种上果树,骨灰可以作肥料。”

  不久,医生发现癌细胞转移,已扩散到了肺部、脑部,引起身体剧烈的疼痛。医生经过检查之后,向专案组提出必须迅速动手术。

  可是,就在病重的1973年6月10日,他从报上看到了一篇署名叶进的文章,顿时大怒,指着报纸大声斥道:“不调查就乱写。说我迫不及待地跳出来,攻击总路线,攻击社会主义,破坏工业战线。把我(在庐山会议上)写的那封信拿出来看一看,就知道是不是攻击。我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,叫叶进,投机分子,阴谋家,不讲真理,不调查就乱写。”接着他又说:“党内出了特务、内奸,他们要害死我,康生就是个阴谋家、野心家。”

1973年12月30日,专案组对彭德怀进行审问。

  问:“彭德怀,你生病了,我们想给你看病,但你必须交待清楚你的问题。”

  答:“还有什么问题,都问了十多年了,翻来覆去都是那些事情,文化大革命又加了几条,一条也不是事实。”

  专案组人员生气地说:“彭德怀,我们看你是不想说清楚自己的问题了。”

  答:“怎么说清楚,我说是事实,你们偏说不是,偏要给我戴上各种各样的‘帽子’,这公平不公平,讲不讲道理?”

  专案组人员无话可答,就问:“彭德怀,我们问你,毛主席说人人都要加强思想改造,你要不要改造?”

  彭德怀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改造什么?想让我屈服?我这人就只服真理,不管什么人,多大权力,多大官,我都不怕。”

  1974年3月24日,专案组在彭德怀重病中对其进行审问。

  问:“你和林彪有什么关系?”

  答:“什么关系?他惨无人道地迫害过我,整过我!”

  问:“你们都是反党集团。”

  答:“他是不是我不知道,反正我彭德怀没有反党集团,杀头也没有。”

  问:“我们看你是死不改悔了,现在还在翻案。”

  答:“我死不悔改,将来还要翻。”

  身患癌症的彭德怀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治疗,受尽病痛的折磨。1974年7月21日,由于癌细胞扩散,痛得在地上打滚,也没有人来关心他。他朝着门外的卫兵大声地喊:“警卫战士,疼得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,我实在忍受不了了,你帮我打一枪吧!”

  元帅痛苦的呼喊,在令人心颤的天空中回旋……

  当动员他动手术时,他却坚决不肯。专案组的人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肯动手术?”

  彭德怀忍着痛,大声地说:“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,我得活着,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!”

  专案组的人员生气地说:“你是什么,一个反党分子,还能翻得了无产阶级的天下。”

  彭德怀说:“这个天下是我们用血汗打下来的,我翻他干什么?我要说清自己的问题,要出来为这个国家工作,把她建设好,富国强兵是我一生的愿望。”
  

13966086_2007030310041431354600.jpg


  彭德怀“文革”中挨斗(资料图片)

  专案组的人冷笑着说:“你已经这个样子了,能活一条命就不错了,还想出去工作?”

  彭德怀说:“我只要活一天,就要为人民工作一天,这是我的权利,你们不能剥夺。不答应我就不动手术,我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手术台上。”

  彭德怀对医护人员说:“我彭德怀并不是怕死,要怕死我早就不干革命了。问题是我还背着黑锅,我必须活着将我的问题说清楚。”说到这里,彭德怀的眼里流出了泪水,长叹了一声:“唉——”

  当医护人员将彭德怀抬上手术车时,他突然对旁边的专案组人员大声喊着:“手术前我要见毛主席,我有事要见毛主席,我今天就要见毛主席,把我对问题的看法说清楚!”

  彭德怀犟着从车上爬下来,就去穿病床前的鞋子,接着就朝门外走。

  专案组自然是不让他随便走动的。

  彭德怀气愤地一挥手,不屈地大声喊着:“背了一身的黑锅,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,到死也不甘心,我到死也不甘心呀!”

  当医生的侄女彭梅魁说:“伯伯,手术是最好的办法了。……你能去见毛主席吗?你现在就得和医生配合,争取多活些年头,一点坏处也没有……你冷静点,什么事情不是一下子解决的,你的病不能拖了,早做手术有好处!”

  彭德怀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,他看着彭梅魁,说:“那我就做手术吧。”

  手术做完后,彭德怀苏醒过来,第一句话就是凄惨地叫了一声:“我成了一个废人!”

  1974年11月29日14时52分,彭德怀元帅悲惨地死在301医院14号病室的五号病床上,时年76岁。

  死时,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、一个同志。彭德怀遗体上的白布单上写着“王川”。

  1974年12月17日,彭德怀的遗体从301医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场火化。

  为了掩盖事实,这份火化的申请单上写的是:“申请人:王奎,住址:301,与死亡人关系:父子,死亡人姓名:王川,男,76岁,印号○○一二六九○”。

  这些自称为“革命者”的人,对于彭德怀是惧怕的,在他死后,将他所有的遗物都焚烧了,就连他在狱中、病榻上读过、批注过的62本书,其中包括《反杜林论》,都被付之一炬。

 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彭德怀在送往火化的时候,连火化费都是从他少得可怜的“工资”中扣除的。


下一篇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2-2020奥博虚拟校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