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乐与高雅无关
分享到:

古典乐与高雅无关
 

    如果可以在自家卫生间洗澡,我不爱上公共澡堂。同样,心灵的洗礼,我更愿意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进行。

    其实我当然知道什么是古典乐,只是一时也说不清楚,从巴洛克说到古典主义,再到浪漫主义,说巴赫,说贝多芬,说德彪西,实在无须在此抖书包。说到底,音乐是用来听的,听古典乐,并不因为它是古典的,而因为它是音乐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要说“我不知道什么是古典乐”,是由于不如此说,便不能很好的表现我玩世不恭的态度,以及随心所欲无所谓的时尚气息。要知道,我只是个二十二岁的青年。无论如何,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,是不适合一脸深沉的托一托眼镜说古典音乐的大道理的。

    听古典乐,实在无须作为一种很高贵的举动,很虔诚的仪式。不须焚香沐浴,也不须正襟危坐。至今仅有的几次到音乐厅去,我都是穿着短裤凉鞋进场的,后来觉得别人目光有异,我自己也觉得在音乐厅并不一定就能很好的感受音乐,尤其是万一“三急”,必须等中场休息才能解决,我便不大去了。

    有人问我,为什么听这么高雅的古典乐,我对他说:“什么?你是说我听的这叫古典乐?我只是觉得好听!”听古典乐,是很难向人表达自我感受的,你无法准确的捕捉到音乐触动心灵一刻的感觉。文字,在音乐面前,有时很无奈。况且,告诉别人你在听古典乐,并且说这令你感动不已,难免有附庸风雅之嫌。

    因此,听古典乐成为了极私人的事情,只能独自一人品尝,很难“众乐乐”。这和听流行曲不同,听流行歌曲大可以去看演唱会,一大群人在灯影迷乱中嘶声大喊,海呼山啸。听古典乐呢?我不愿意去音乐厅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在自家卫生间洗澡,我不爱上公共澡堂。同样,心灵的洗礼,我更愿意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进行。将唱片轻轻的从盒子里捏出,放到唱机里,音乐,便如水一般流淌而出,在小室中漫溢。

    听《新大陆》,眼前顿时铺展开一片无边的大地,天蓝如水。壮丽而充满激情的急弦繁管过后,空气忽然温润起来,柔波轻荡,长笛和弦乐的合奏,带来了温情洋溢、令人释怀的广板。旋律十分舒缓,一会儿含情脉脉,一会儿轻灵活泼,仿佛雨后阳光照耀下的山泉,清澈见底,水晶一样的折射出七彩光华。

    听莫扎特的《安魂曲》,悲壮而高贵,歌声一旦响起,我的小房间似乎容不下它,它的旋律便直冲干霄,高亢入云,顶翻了我的屋顶,一时金光四溢!

    听巴赫的第三号组曲,一定听卡拉扬指挥的版本,第二乐章的咏叹调,曲子博大宽广,仿佛包容一切,令人忘俗,好像电影镜头的不断拉远,看见的世界越来越小,越来越远,透过云层看世界,再然后就只能看见无尽黑暗中的银河星光了……

    这是古典乐的魅力,由时间、音乐与人生共同缔造。然而,古典乐并不是神,感受艺术,要让它走下神坛,让它成为可掬可近的挚友。


下一篇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2-2020奥博虚拟校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