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日生:
 
 
  我要值日
看娘

凭感觉又一月有余了,该回家看爹娘了。父亲已是83岁高龄,母亲也将近80岁了。二老身体还算硬朗。只是父亲脑血管硬化,左半边有点不听使唤;母亲动作还算利索,只是有慢性支气管炎。虽然我们姊妹六个,但现在空落落的一个大院,只有父母二人居住。我离家较远,工作又忙,一个月才回家一次。却还是不知不觉地超过一月。现在正值“五一”放假,赶快回家看看。

来到家里,父亲正拄着拐杖,颤巍巍地收拾院子。看他一点一点地挪动着脚步,我的心里一阵酸楚。他已拿不动大扫帚,大一点的东西用手拣,零碎垃圾则用长把的小笤帚扫。这些力所能及的活我不帮他,因为适当活动活动对身体有好处。我要做的是提水、洗衣服。母亲总不让我一个人提,她说我没干过重活,受不了。我们拿根棍子,抬了一桶又一桶,直到把水缸灌满。我开始洗呀洗。先把锅碗瓢盆洗干净,再把所有的毛巾、盖馍的、蒸馍的布洗干净,最后再洗他们的衣服,这样心里才算利索了。母亲总是在一旁说:“别洗了,你走了还是脏啊。”“我来了就不能再脏。”“农村哪能跟城市比呀,脏点没事。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。电视上不是说了,长寿的老人都是农村的。没事,放心吧。”父亲说:“东头二地主的小婆死了,才六十多岁。我这年纪在村里是最大的了,要不是年年冬天在你家住着 不受冻,早打发了。”“是啊,咱算是享福的了。”母亲也这么认为。

吃过午饭,我和母亲又去抬水,再把水缸灌满。看母亲直喘气,知道又阴天了。母亲的气管炎比天气预报都灵。我劝她不要去了,她说:“这又不是累的,坐着走着是一样。没事,走吧。”水缸还没满,父亲就催我:“天不好,你走吧,反正也不能住下。”我要走了,父亲又碰碰我的胳膊说:“妮儿,别省了。该吃吃,该穿穿。到老了,吃啥也不香了。”我一面应付着,心里却象打碎了五味瓶,不知是什么滋味,只感觉心很沉重,嗓子眼堵得慌。强忍着把泪水憋回肚里。我从没听说过有哪个家长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!知子莫若母。真正懂你、疼你的还是自己的爹娘啊!

爹呀,娘呀,您的恩情比海深,您的亲情令我心碎!不见您,牵挂您;见了您,更加放心不下。每次看您回来,我总是睡不着觉。眼前总出现颤巍巍的、直喘气的身影!我真恨岁月无情,夺去了我爹娘的青春和健壮!我真恨时光飞逝,转眼间黑发变白头!如果能让时间留步,我宁可永远不长大,让爹娘青春常在,不再有衰老的无奈和悲哀!

班级捐助
 
快乐龙战士597957762
易水儿@旭旭@
青涩柠檬南岳
qaz16661807浩崽牛奶
jj19961115继续堕落
魔法少女777时尚
⿴〇韓尛點ヽあ狂飙ㄨ冰戀
该座位是空的PPOOIIUU
罗斯瑞莹
mmicKevinXR
先帝阿绿水
奶油小面包★许愿百合★
RITA米奇该座位是空的
大萌音音该座位是空的
黑澀指甲o0mhhd0o
沉默№雯qqxingshou
BゞS↖天蓝の刀行¤天下
灿烂依旧皇家骑士
艾兮兮爱老无忧
小蔺肯公主之王
指间德柔情つ小可爱e
李欢oぃ汏尐姐?
meng369chao~CJ(纯洁)
Ctystal傀儡风飞雪舞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2-2020奥博虚拟校园